Email推荐:
】 【】 【 【 关闭 】

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上海城市目标定位

2016-9-12

  上海2040,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怎样认识这一目标背后的宏观背景?如何解读“卓越的全球城市”这一目标?上海应当以何种方式应对这一挑战?8月27日下午,唐子来教授在上海市城市规划展示馆以题为“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上海城市目标定位”的讲座,为大家解读《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的城市目标定位。

  全球城市对应的宏观背景

  作为全球城市,上海市的总体规划必须面向世界。城市是国家经济、世界经济的主要载体,经济的格局跟城市体系,具有非常强的关联性。根据英国的经济地理学家P.Dicken的理论,世界经济格局变化可概括为四种过程:地方化或地域化过程,国际化过程,全球化过程以及区域化过程。中国走出去,现在还处于国际化阶段,通过收购资产实现地理扩散,而跨国公司进入中国,还进行了功能整合,收购中国企业,把企业收购纳入产业链、价值链乃至整个经济网络里。

  在这种经济背景下,全球城市体系也在转型,以产业链为特征的空间经济结构正在转变为以价值链为特征的空间经济结构。在过去十年或更长时间内,各国中心城市的地位在更加集聚,纽约、伦敦,包括上海,中心城市的金融、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功能,更集聚,因为他的业务范围已经是全球了,所以需要更集聚。

  上海是全球城市,但还不是很高端的全球城市,所以是“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今天长三角已经是世界级的外资制造业基地,而上海是长三角外资制造业高端生产性服务的一个门户城市。上海的对外投资已经超越引进外资,但还应该提升自身在全球经济网络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卓越的全球城市目标认识

  20世纪以来,上海已经编制过5轮城市总体规划,分别是1927年、1946年、1959年、1986年和1999年,2040总体规划则是上海第六轮城市总体规划。每一版总体规划的城市发展目标都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烙印,比如一批留学归来的规划师带来西方的规划理念,在1946年版的规划中将上海定位为全球最大的工商中心。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1999年版总体规划则明确了建设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四个中心”的目标。

  新一版的总规提出“卓越的全球城市”,既体现了世界经济格局的新变化,也呈现了国家发展战略的新要求。卓越的全球城市这一概念至少涉及经济、科技与文化三个维度的影响力,是对上海全方位的建设要求。这一轮总规的城市性质相比于上一轮提出了“科技创新中心”和“文化大都市”,正是反映了这一变化。

  上海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有三个层面的对标:最高层面,上海变成纽约、伦敦这样的城市,第二是巴黎、东京,第三是香港、新加坡。上海现在是国家中心城市、国家门户城市,我们还差一个台阶。我们只有成为亚太门户城市、亚太中心城市,才能进一步提升到全球中心城市。

  如何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

  上海中西交流、海纳百川的城市文化、城市特征,或者说城市风格,受租界时代的影响非常大,这种影响延续了一百多年,是不容易随便改变的,以至于它一直影响着我们今天对上海的描述。

  在各类全球城市排行榜中,上海的地位逐年上升。在全球影响力中,上海的经济影响力高于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在经济影响力中,上海的门户城市属性高于中心城市属性。在这样的情境下,上海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应当采取四个方面的策略:

  一、注重全面发展。一个卓越的全球城市,应当在三个发展维度跟四个能力维度,形成全方位的竞争优势。3个发展维度包括经济影响力、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而这又受到4个能力维度的制约,包括体制资本、人力资本、环境资本和物质资本。上海应当强长板、补短板,在继续提升经济影响力的基础上加速提升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在继续优化物质资本的基础上加速优化体制资本、人力资本和环境资本。

  二、明确阶段目标。实现卓越的全球城市目标至少可分2个阶段,分别对标不同层级的全球城市,第一阶段是从国家中心城市到亚太中心城市和从国家门户城市到亚太门户城市,主要对标香港和新加坡,同时借鉴纽约和伦敦的区域门户中心属性。第二个阶段发展目标是从亚太中心城市到全球中心城市,主要对标伦敦和纽约。

  三、基于国家体制语境,不断强化自身的体制改革。上海之所以有今天,上海会有明天,是因为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和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我们要积极争取国家把那些改革开放的举措放到上海来进行试点,借助自贸区等政策加快推动全球城市建设。

  四、突出上海的特色,长三角的特色。上海之所以有今天,因为长三角是外向型的制造业基地,上海一直在发挥门户城市的“两个扇面”作用,对外连接全球经济网络,对内辐射长三角区域腹地,这是上海门户城市的使命。

(人物简介:唐子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城市规划常务理事、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

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上海城市目标定位
2016-9-12
  上海2040,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怎样认识这一目标背后的宏观背景?如何解读“卓越的全球城市”这一目标?上海应当以何种方式应对这一挑战?8月27日下午,唐子来教授在上海市城市规划展示馆以题为“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上海城市目标定位”的讲座,为大家解读《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的城市目标定位。

  全球城市对应的宏观背景 
  作为全球城市,上海市的总体规划必须面向世界。城市是国家经济、世界经济的主要载体,经济的格局跟城市体系,具有非常强的关联性。根据英国的经济地理学家P.Dicken的理论,世界经济格局变化可概括为四种过程:地方化或地域化过程,国际化过程,全球化过程以及区域化过程。中国走出去,现在还处于国际化阶段,通过收购资产实现地理扩散,而跨国公司进入中国,还进行了功能整合,收购中国企业,把企业收购纳入产业链、价值链乃至整个经济网络里。 
  在这种经济背景下,全球城市体系也在转型,以产业链为特征的空间经济结构正在转变为以价值链为特征的空间经济结构。在过去十年或更长时间内,各国中心城市的地位在更加集聚,纽约、伦敦,包括上海,中心城市的金融、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的功能,更集聚,因为他的业务范围已经是全球了,所以需要更集聚。 
  上海是全球城市,但还不是很高端的全球城市,所以是“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今天长三角已经是世界级的外资制造业基地,而上海是长三角外资制造业高端生产性服务的一个门户城市。上海的对外投资已经超越引进外资,但还应该提升自身在全球经济网络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卓越的全球城市目标认识 
  20世纪以来,上海已经编制过5轮城市总体规划,分别是1927年、1946年、1959年、1986年和1999年,2040总体规划则是上海第六轮城市总体规划。每一版总体规划的城市发展目标都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烙印,比如一批留学归来的规划师带来西方的规划理念,在1946年版的规划中将上海定位为全球最大的工商中心。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1999年版总体规划则明确了建设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四个中心”的目标。 
  新一版的总规提出“卓越的全球城市”,既体现了世界经济格局的新变化,也呈现了国家发展战略的新要求。卓越的全球城市这一概念至少涉及经济、科技与文化三个维度的影响力,是对上海全方位的建设要求。这一轮总规的城市性质相比于上一轮提出了“科技创新中心”和“文化大都市”,正是反映了这一变化。 
  上海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有三个层面的对标:最高层面,上海变成纽约、伦敦这样的城市,第二是巴黎、东京,第三是香港、新加坡。上海现在是国家中心城市、国家门户城市,我们还差一个台阶。我们只有成为亚太门户城市、亚太中心城市,才能进一步提升到全球中心城市。 
  如何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 
  上海中西交流、海纳百川的城市文化、城市特征,或者说城市风格,受租界时代的影响非常大,这种影响延续了一百多年,是不容易随便改变的,以至于它一直影响着我们今天对上海的描述。 
  在各类全球城市排行榜中,上海的地位逐年上升。在全球影响力中,上海的经济影响力高于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在经济影响力中,上海的门户城市属性高于中心城市属性。在这样的情境下,上海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应当采取四个方面的策略: 
  一、注重全面发展。一个卓越的全球城市,应当在三个发展维度跟四个能力维度,形成全方位的竞争优势。3个发展维度包括经济影响力、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而这又受到4个能力维度的制约,包括体制资本、人力资本、环境资本和物质资本。上海应当强长板、补短板,在继续提升经济影响力的基础上加速提升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在继续优化物质资本的基础上加速优化体制资本、人力资本和环境资本。 
  二、明确阶段目标。实现卓越的全球城市目标至少可分2个阶段,分别对标不同层级的全球城市,第一阶段是从国家中心城市到亚太中心城市和从国家门户城市到亚太门户城市,主要对标香港和新加坡,同时借鉴纽约和伦敦的区域门户中心属性。第二个阶段发展目标是从亚太中心城市到全球中心城市,主要对标伦敦和纽约。 
  三、基于国家体制语境,不断强化自身的体制改革。上海之所以有今天,上海会有明天,是因为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和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我们要积极争取国家把那些改革开放的举措放到上海来进行试点,借助自贸区等政策加快推动全球城市建设。 
  四、突出上海的特色,长三角的特色。上海之所以有今天,因为长三角是外向型的制造业基地,上海一直在发挥门户城市的“两个扇面”作用,对外连接全球经济网络,对内辐射长三角区域腹地,这是上海门户城市的使命。
(人物简介:唐子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城市规划常务理事、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

相关附件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