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文件不存在或浏览器不支持该js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上海市浦东新区向例行督察发现问题集体“亮剑”

2017-02-14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牌坊旧屋、小桥流水、青瓦白墙……钟灵毓秀、古朴雅致的江南特色,是不少游客对上海市浦东新区“燕宇生态园”的印象。生态园濒临三甲港、浦东机场及迪士尼乐园,曾被列为“五彩浦东”之一。
  然而,因擅自改变设施农用地用途、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头顶光环”的生态园在2016年国家土地督察上海局开展的例行督察中,被列为头号整改督办案件。
  就此次例行督察发现问题整改工作,时任上海市市长杨雄批示要求:“请浦东新区政府高度重视,认真整改,并举一反三,切实防止类似问题反复发生。”
  守土有责,即查即改,是命令,更是期望。在上海市委、市政府和上海督察局的指导下,浦东新区掀起了一场由区政府主要领导挂帅、各相关委办局全体出战,自上而下向违法违规用地“亮剑”的战役。
  动真碰硬,根治“陈年旧疾”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推开祝桥镇营前村一村民“家”大门,庭院深深,一番“世外桃源”的景象。利用高墙作掩护,这家“主人”在围墙内“移花接木”——挖河道、搭拱桥、建洋房,竟在租赁的2亩农用地上打造出一处私人花园。
  这处“世外桃源”,正是上海督察局督办的重点案件之一。通过例行督察,上海督察局发现了违法占用耕地和基本农田等诸多问题,并向上海市政府发出了《国家土地督察意见书》。接到上海督察局这份沉甸甸的“诊断书”,浦东新区上至区委、区政府,下至各村居,都有着同样的感受——压力很大。
  压力很大的人中就有李春铭。作为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此次例行督察整改工作的一线指挥,接到督察意见书的那一刻,这位久经沙场的城管老兵也一度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次例行督察可以说是对新区近年来违法用地所欠旧账的一次总清算,整改难度非常大。”李春铭介绍说,“但事关浦东荣誉、上海形象,区委、区政府特别强调新官要理旧账,要求各级各部门同心协力,以超常的决心、超常的措施,不折不扣将问题整改到位。”
  目标既定,重任在肩。浦东新区成立了以区长任组长、副区长为副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将问题分解到各部门、各责任主体,明确整改时间节点。区执法局、规土局、农委、建交委30名业务骨干组成国家土地例行督察整改推进办公室,落实“不讲故事、不讲原因、不讲条件”的要求,全力推进违法违规用地整改。
  整改办将上海督察局反馈的问题,逐个落实到图册上,并按照先难后易、先大后小、聚焦重点的原则,推进办梳理出40宗面积大、难度高的案件集中推进整改。对整改中的难点,采取“两个联动”的方式:区镇联动——镇级层面整治难度较大的案件,由新区执法局、规土局、农委、公安等职能部门会同属地政府开展联合整治行动;部门联动——情况复杂、推进难度大的地块,推进办牵头开展以执法局为主体,公安、市场监督、安检等部门参与的综合性执法。
  “整改过程中,当事人有上演老赖撒泼戏码的,有假装留下‘遗书’出走的,也有托关系找领导的,一家涉事公司甚至组织了20多名律师与推进办和镇政府谈判。”李春铭介绍说,“这就要求我们整改过程中各种战术要运用得当,始终拉紧底线。既要告知当事人违法占地的必然后果,又要表明政府依法行政、违法必究的政策和态度,也要赋予降低损失的退路,动员其自拆或申请政府助拆。”
  “对占用基本农田等重点案件,区镇两级合力推进,镇长、书记现场督办,圈养名贵马匹的三林辉煌马场、投资巨大的川沙老宅等均拆除复垦到位。”浦东新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副局长葛海沪介绍说,“同时,按照既查事又查人的原则,全区31人被约谈,8人被通报批评,2人被免职。”
  目前,浦东新区督察发现问题整改到位率已超过90%。
  记者手记:面对多年的违法积累、复杂的利益牵扯,浦东新区坚决不批条子、不打招呼、不搞特殊,真抓真严、敢管敢严,各职能部门既有敢担当、敢碰硬的勇气,又具备执法的智慧,更凝聚起行动的合力,实实在在地查,扎扎实实地改,过程不易,成效显著。上海督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在近年的整改工作中,浦东新区力度可以说是最大的”,这一评价无疑是对新区各级各部门不懈努力的充分肯定。
  源头管控,扎紧制度“篱笆”
  “土地资源管理和保护工作不仅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我们将以此次例行督察整改为契机,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在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从根本上遏制土地违法上下功夫,牢牢把握好土地管理这道闸门,为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回顾此次例行督察整改,浦东新区副区长张玉鑫如此表示。
  事实上,此次例行督察整改,上海督察局按照姜大明总督察“既查找问题又解决问题”的要求,与浦东新区共同研究,“对症下药”, 提出了“该手术的手术,该调理的调理”的建议,在此基础上,重点推进长效机制建设和规范化管理。
  浦东新区总结此次督察整改经验教训,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土地刚性管理杜绝新增违法用地的实施意见》,提出建立健全源头发现违法用地、村镇主动发现违法用地、“行纪行刑”衔接、考核监督等制度,将违法用地防范在前,做到查处违法用地“零容忍”,实现违法用地“零增长”,确保违法用地“零反复”。
  葛海沪介绍说:“新区建立了‘四约谈一转岗’制度,即发现新增违法用地,首先由分管区长约谈,整改不力的由组织部长、纪委书记,最后由区委书记约谈,直接予以转岗,以此将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落实到各环节各部门。”
  为进一步增强领导干部守土有责、守土尽责意识,浦东新区围绕此次土地例行督察发现的问题及整改做法、经验教训等情况,开展了保护基本农田“六个一”系列工作,即组织一次领导干部培训、撰写一篇专题调研报告、拍摄一部警示教育纪录片、编辑一本典型案例汇编、制定一套预防违法用地管理办法、绘制一幅永久基本农田红线图纸。
  “以绘制永久基本农田红线图纸为例,图纸明确各镇基本农田红线,供相关镇领导及时掌握辖区基本农田情况,在坚守基本农田红线的基础上,合理规划,合法用地,并将红线图纸作为今后查处违法用地行为和追责问责的依据。”浦东新区规土局建设和监督管理处处长赵焜荧介绍说。
  针对例行督察中暴露出来的基层组织对法律法规不熟悉、土地管理意识淡薄等问题,浦东新区举办了规范土地管理专题培训班,区长翁祖亮专门作动员讲话,上海督察局副专员徐建新等宣讲授课,24个镇的党政主要领导、各委办局及相关企业负责人接受培训。
  对违法用地整改不力的责任人,浦东新区将相关信息纳入新区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及时推送到各部门,在项目审批、银行贷款等方面加强监管,让违法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赵焜荧介绍说,“今年年初召开的新区两会,个别企业负责人就因为违法用地整改不力,代表或委员资格审查没有通过。”
  记者手记:遏制违法用地,关键还要监管前置、防患未然。违法占地初始阶段,多是“政府最小化”状态,管理、执法部门要么听之任之,要么作为不大;问题发生后,多是“政府最大化”状态,几乎要调动所有资源去查处,代价高昂。浦东新区从源头加强管控,强化领导干部、用地单位责任意识,营造不想、不能、不敢违法的氛围,合法用地的防线当会更加牢固。


  上海市浦东新区向例行督察发现问题集体“亮剑”
  2017-02-14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牌坊旧屋、小桥流水、青瓦白墙……钟灵毓秀、古朴雅致的江南特色,是不少游客对上海市浦东新区“燕宇生态园”的印象。生态园濒临三甲港、浦东机场及迪士尼乐园,曾被列为“五彩浦东”之一。
  然而,因擅自改变设施农用地用途、违法占用基本农田,“头顶光环”的生态园在2016年国家土地督察上海局开展的例行督察中,被列为头号整改督办案件。
  就此次例行督察发现问题整改工作,时任上海市市长杨雄批示要求:“请浦东新区政府高度重视,认真整改,并举一反三,切实防止类似问题反复发生。”
  守土有责,即查即改,是命令,更是期望。在上海市委、市政府和上海督察局的指导下,浦东新区掀起了一场由区政府主要领导挂帅、各相关委办局全体出战,自上而下向违法违规用地“亮剑”的战役。
  动真碰硬,根治“陈年旧疾”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推开祝桥镇营前村一村民“家”大门,庭院深深,一番“世外桃源”的景象。利用高墙作掩护,这家“主人”在围墙内“移花接木”——挖河道、搭拱桥、建洋房,竟在租赁的2亩农用地上打造出一处私人花园。
  这处“世外桃源”,正是上海督察局督办的重点案件之一。通过例行督察,上海督察局发现了违法占用耕地和基本农田等诸多问题,并向上海市政府发出了《国家土地督察意见书》。接到上海督察局这份沉甸甸的“诊断书”,浦东新区上至区委、区政府,下至各村居,都有着同样的感受——压力很大。
  压力很大的人中就有李春铭。作为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此次例行督察整改工作的一线指挥,接到督察意见书的那一刻,这位久经沙场的城管老兵也一度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次例行督察可以说是对新区近年来违法用地所欠旧账的一次总清算,整改难度非常大。”李春铭介绍说,“但事关浦东荣誉、上海形象,区委、区政府特别强调新官要理旧账,要求各级各部门同心协力,以超常的决心、超常的措施,不折不扣将问题整改到位。”
  目标既定,重任在肩。浦东新区成立了以区长任组长、副区长为副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将问题分解到各部门、各责任主体,明确整改时间节点。区执法局、规土局、农委、建交委30名业务骨干组成国家土地例行督察整改推进办公室,落实“不讲故事、不讲原因、不讲条件”的要求,全力推进违法违规用地整改。
  整改办将上海督察局反馈的问题,逐个落实到图册上,并按照先难后易、先大后小、聚焦重点的原则,推进办梳理出40宗面积大、难度高的案件集中推进整改。对整改中的难点,采取“两个联动”的方式:区镇联动——镇级层面整治难度较大的案件,由新区执法局、规土局、农委、公安等职能部门会同属地政府开展联合整治行动;部门联动——情况复杂、推进难度大的地块,推进办牵头开展以执法局为主体,公安、市场监督、安检等部门参与的综合性执法。
  “整改过程中,当事人有上演老赖撒泼戏码的,有假装留下‘遗书’出走的,也有托关系找领导的,一家涉事公司甚至组织了20多名律师与推进办和镇政府谈判。”李春铭介绍说,“这就要求我们整改过程中各种战术要运用得当,始终拉紧底线。既要告知当事人违法占地的必然后果,又要表明政府依法行政、违法必究的政策和态度,也要赋予降低损失的退路,动员其自拆或申请政府助拆。”
  “对占用基本农田等重点案件,区镇两级合力推进,镇长、书记现场督办,圈养名贵马匹的三林辉煌马场、投资巨大的川沙老宅等均拆除复垦到位。”浦东新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副局长葛海沪介绍说,“同时,按照既查事又查人的原则,全区31人被约谈,8人被通报批评,2人被免职。”
  目前,浦东新区督察发现问题整改到位率已超过90%。
  记者手记:面对多年的违法积累、复杂的利益牵扯,浦东新区坚决不批条子、不打招呼、不搞特殊,真抓真严、敢管敢严,各职能部门既有敢担当、敢碰硬的勇气,又具备执法的智慧,更凝聚起行动的合力,实实在在地查,扎扎实实地改,过程不易,成效显著。上海督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在近年的整改工作中,浦东新区力度可以说是最大的”,这一评价无疑是对新区各级各部门不懈努力的充分肯定。
  源头管控,扎紧制度“篱笆”
  “土地资源管理和保护工作不仅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我们将以此次例行督察整改为契机,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在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从根本上遏制土地违法上下功夫,牢牢把握好土地管理这道闸门,为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回顾此次例行督察整改,浦东新区副区长张玉鑫如此表示。
  事实上,此次例行督察整改,上海督察局按照姜大明总督察“既查找问题又解决问题”的要求,与浦东新区共同研究,“对症下药”, 提出了“该手术的手术,该调理的调理”的建议,在此基础上,重点推进长效机制建设和规范化管理。
  浦东新区总结此次督察整改经验教训,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土地刚性管理杜绝新增违法用地的实施意见》,提出建立健全源头发现违法用地、村镇主动发现违法用地、“行纪行刑”衔接、考核监督等制度,将违法用地防范在前,做到查处违法用地“零容忍”,实现违法用地“零增长”,确保违法用地“零反复”。
  葛海沪介绍说:“新区建立了‘四约谈一转岗’制度,即发现新增违法用地,首先由分管区长约谈,整改不力的由组织部长、纪委书记,最后由区委书记约谈,直接予以转岗,以此将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落实到各环节各部门。”
  为进一步增强领导干部守土有责、守土尽责意识,浦东新区围绕此次土地例行督察发现的问题及整改做法、经验教训等情况,开展了保护基本农田“六个一”系列工作,即组织一次领导干部培训、撰写一篇专题调研报告、拍摄一部警示教育纪录片、编辑一本典型案例汇编、制定一套预防违法用地管理办法、绘制一幅永久基本农田红线图纸。
  “以绘制永久基本农田红线图纸为例,图纸明确各镇基本农田红线,供相关镇领导及时掌握辖区基本农田情况,在坚守基本农田红线的基础上,合理规划,合法用地,并将红线图纸作为今后查处违法用地行为和追责问责的依据。”浦东新区规土局建设和监督管理处处长赵焜荧介绍说。
  针对例行督察中暴露出来的基层组织对法律法规不熟悉、土地管理意识淡薄等问题,浦东新区举办了规范土地管理专题培训班,区长翁祖亮专门作动员讲话,上海督察局副专员徐建新等宣讲授课,24个镇的党政主要领导、各委办局及相关企业负责人接受培训。
  对违法用地整改不力的责任人,浦东新区将相关信息纳入新区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及时推送到各部门,在项目审批、银行贷款等方面加强监管,让违法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赵焜荧介绍说,“今年年初召开的新区两会,个别企业负责人就因为违法用地整改不力,代表或委员资格审查没有通过。”
  记者手记:遏制违法用地,关键还要监管前置、防患未然。违法占地初始阶段,多是“政府最小化”状态,管理、执法部门要么听之任之,要么作为不大;问题发生后,多是“政府最大化”状态,几乎要调动所有资源去查处,代价高昂。浦东新区从源头加强管控,强化领导干部、用地单位责任意识,营造不想、不能、不敢违法的氛围,合法用地的防线当会更加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