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文件不存在或浏览器不支持该js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风貌艺术地图]不要辜负这大好春光,到上海老城厢去寻根吧

2017-3-8    来源: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微信公众号

迷宫般的老城厢是这座城市的灵魂,也是上海沧桑兴衰的缩影。这里是近代上海的发源地,是申城的“根”,是上海作为一座大都市的起点和基石。——惜珍 《永不飘散的风情》

  老城厢位于上海城东南,紧邻黄浦江,现属于黄浦区。它由弯曲的人民路、中华路围成,占地约200公顷,是上海城的起源地,而且从元、明、清到民国初年,一直是上海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上海人口最稠密的地区。

  老城厢形态呈龟背状,原来共有小东门、大东门、小南门、大南门、小西门、老西门、小北门、老北门、新北门九座城门。清末,随着城墙的拆除,在原护城河处筑起了中华路和民国路(解放后民国路改称"人民路"),现上海公交11路仍沿着中华路和人民路,并以这九座城门命名的9个站点(除了小西门一站称"尚文路")呈环线行驶。

  老城厢留存有上海700多年城市发展的历史痕迹,集中体现了清末民初以后上海的传统城市生活面貌和四方杂处的市井百态。区内街道交错密布、巷弄蜿延曲折、街巷景观多变、建筑类型众多,既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宗教建筑、民居和商业街市,也有近代中西合璧风格的各类建筑物。

  上海百说不如一走。选一个大好晴天,或乘坐11路公交,或共享单车,或“天生自带的11路”,刷着风貌艺术地图到老城厢走一遭吧。

  风貌艺术地图网页版搭载在上海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促进中心网站上http://www.sdpcus.cn/,手机版搭载在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公众号上。

  推荐路线: 巡道街-中华路-乔家路-尚文路-学前街-文庙路-老道前街-梦花街-中华路-大境路

  沿途景点:书隐楼-小南门警钟楼-乔家路(宜稼堂、梓园、徐光启故居)-龙门邨-文庙-大境阁老城墙-白云观

  (因为城隍庙和豫园太常规,所以这次就不重点推荐了,来点儿不一样的哦。这些点可根据预算时间自行删减,全程大约需3-4小时)

在风貌艺术地图中,已经把推荐景点串联起来并配有文字图片等介绍。

  书隐楼

  因为是私人住宅,如果得到主人允许的话也是可以参观的。小编那天敲门无人应答,无法一窥究竟。但幸运的是发现书隐楼对面有一家中式茶馆,墙上的老青砖、木质的门窗、高挂的红灯笼,透过窗户隐约能看见晕染着黄色光亮的玻璃马赛克灯。但那天也没开门,真是不幸。

  小南门警钟楼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钟楼前曾立着救火联合会会长李平书的铜像,37年淞沪抗战时,上海居民把铜像埋在院内。抗战胜利后,重新挖起来的铜像又立于老城隍庙湖心亭前的荷花池里。但可惜的是,在文革中,铜像被作为“四旧”扫进了废旧物资仓库,至今不知去向。

  宜稼堂

  郁松年的财富是当时上海首屈一指的,人称“郁半城“”。除了运输,他还是金融业领袖和著名藏书家,慈善家,是当时叱诧风云的人物。他还亲自刊校、编辑《宜稼堂丛书》6种,64本,224卷,今上海辞书出版社藏有该书。

  梓园

  有心人评价说,梓园是一座“古怪”的宅邸,它有着意大利式的百叶窗、哥特式的窗户、希腊式的廊柱和日式的屋顶,杂烩却和谐。

  徐光启故居

  在故居门口,树着一块石碑写着“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有网友调侃说,虽然是文保单位,但是什么都没有,有点黑色幽默呀,索性改成“非物质文化遗产”好了。事实是现状房屋非常陈旧,居住着普通人家,确实看不到曾经“九间楼”的模样,但是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它所传承的历史文化价值,这也就是文物保护的意义。

  乔家路

  不同于其他的老街,乔家路街道很宽,街面也很干净。看到一位阿姨不慌不忙地拿出手工小点心当街售卖,家门口的绿植被照顾的很好,吐露着绿意和生机,一副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画面。

  龙门邨

  这里的“中西合璧”从每户民居的大门上最能体现。有的大门上雕着繁复的巴洛克式花纹,但它隔壁的木门上可能就还保留着中式的狮子铜环。30号石库门是龙门邨里最精美的大门之一,门楣上雕着两头石狮子,下面写着“厚德载福”四个大字,许多人来到这都忍不住举起相机拍照。2017年2月3日,韩正和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尹弘一行也曾来到这里实地调研本市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工作。

  文庙

  在正殿外的树上挂满了许愿牌,有趣的是好多都是外国人写的。

  每周日还有文庙书市,文庙书市不仅卖书,还卖许多相关“纸制品”,比如旧地图、旧明信片、旧广告、旧日记、旧书信,你甚至可以看到家族的老照片和民国风格的婚纱照。很多人诟病这里的定价是随老板心情喊,不过市集有趣的地方正是讨价还价跟老板套近乎。

  大境阁老城墙

 

  在古城墙已变成灰白色的城砖上,不少当年刻的字样还清晰可见,如“咸丰五年,上海城砖”等,在4块覆于墙面、边角磨损不太严重的小石碑上,详细地记载着明嘉靖年间上海为抵抗倭寇、破土修筑城墙时捐资者的名录。

  白云观

  1888年,白云观请得明版《正统道藏》8000余卷,增建藏经阁。以后又扩建三清殿、玉皇阁及东厢厅。

  1893年,道观增建吕祖殿、丘祖殿、第山殿、客堂和斋房等。

  1894年,从海关移得明代铸造的道教神像7尊。

  1902年,先后扩建了玉皇殿、太乙殿和甲子殿等。

  1984年,请回一尊清乾隆时铸造的玉皇大帝坐像。

  现白云观拥有的明清时期文物,居全国各地道观之首。

  一圈看下来,小编有点儿失望。因为只剩孤零零的门牌号的历史遗址,因为潮湿的环境,因为无法一窥当时精美建筑的遗憾。不过这就是上海老百姓的市井生活,就是人间烟火气,就是社会变迁留下的痕迹吧。


  [风貌艺术地图]不要辜负这大好春光,到上海老城厢去寻根吧
  2017-3-8 来源: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微信公众号
  迷宫般的老城厢是这座城市的灵魂,也是上海沧桑兴衰的缩影。这里是近代上海的发源地,是申城的“根”,是上海作为一座大都市的起点和基石。——惜珍 《永不飘散的风情》
  老城厢位于上海城东南,紧邻黄浦江,现属于黄浦区。它由弯曲的人民路、中华路围成,占地约200公顷,是上海城的起源地,而且从元、明、清到民国初年,一直是上海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上海人口最稠密的地区。
  老城厢形态呈龟背状,原来共有小东门、大东门、小南门、大南门、小西门、老西门、小北门、老北门、新北门九座城门。清末,随着城墙的拆除,在原护城河处筑起了中华路和民国路(解放后民国路改称"人民路"),现上海公交11路仍沿着中华路和人民路,并以这九座城门命名的9个站点(除了小西门一站称"尚文路")呈环线行驶。
  老城厢留存有上海700多年城市发展的历史痕迹,集中体现了清末民初以后上海的传统城市生活面貌和四方杂处的市井百态。区内街道交错密布、巷弄蜿延曲折、街巷景观多变、建筑类型众多,既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宗教建筑、民居和商业街市,也有近代中西合璧风格的各类建筑物。
  上海百说不如一走。选一个大好晴天,或乘坐11路公交,或共享单车,或“天生自带的11路”,刷着风貌艺术地图到老城厢走一遭吧。
  风貌艺术地图网页版搭载在上海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促进中心网站上http://www.sdpcus.cn/,手机版搭载在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公众号上。
  推荐路线: 巡道街-中华路-乔家路-尚文路-学前街-文庙路-老道前街-梦花街-中华路-大境路
  沿途景点:书隐楼-小南门警钟楼-乔家路(宜稼堂、梓园、徐光启故居)-龙门邨-文庙-大境阁老城墙-白云观
  (因为城隍庙和豫园太常规,所以这次就不重点推荐了,来点儿不一样的哦。这些点可根据预算时间自行删减,全程大约需3-4小时)
  在风貌艺术地图中,已经把推荐景点串联起来并配有文字图片等介绍。
  书隐楼
  因为是私人住宅,如果得到主人允许的话也是可以参观的。小编那天敲门无人应答,无法一窥究竟。但幸运的是发现书隐楼对面有一家中式茶馆,墙上的老青砖、木质的门窗、高挂的红灯笼,透过窗户隐约能看见晕染着黄色光亮的玻璃马赛克灯。但那天也没开门,真是不幸。
  小南门警钟楼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钟楼前曾立着救火联合会会长李平书的铜像,37年淞沪抗战时,上海居民把铜像埋在院内。抗战胜利后,重新挖起来的铜像又立于老城隍庙湖心亭前的荷花池里。但可惜的是,在文革中,铜像被作为“四旧”扫进了废旧物资仓库,至今不知去向。
  宜稼堂
  郁松年的财富是当时上海首屈一指的,人称“郁半城“”。除了运输,他还是金融业领袖和著名藏书家,慈善家,是当时叱诧风云的人物。他还亲自刊校、编辑《宜稼堂丛书》6种,64本,224卷,今上海辞书出版社藏有该书。
  梓园
  有心人评价说,梓园是一座“古怪”的宅邸,它有着意大利式的百叶窗、哥特式的窗户、希腊式的廊柱和日式的屋顶,杂烩却和谐。
  徐光启故居
  在故居门口,树着一块石碑写着“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有网友调侃说,虽然是文保单位,但是什么都没有,有点黑色幽默呀,索性改成“非物质文化遗产”好了。事实是现状房屋非常陈旧,居住着普通人家,确实看不到曾经“九间楼”的模样,但是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它所传承的历史文化价值,这也就是文物保护的意义。
  乔家路
  不同于其他的老街,乔家路街道很宽,街面也很干净。看到一位阿姨不慌不忙地拿出手工小点心当街售卖,家门口的绿植被照顾的很好,吐露着绿意和生机,一副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画面。
  龙门邨
  这里的“中西合璧”从每户民居的大门上最能体现。有的大门上雕着繁复的巴洛克式花纹,但它隔壁的木门上可能就还保留着中式的狮子铜环。30号石库门是龙门邨里最精美的大门之一,门楣上雕着两头石狮子,下面写着“厚德载福”四个大字,许多人来到这都忍不住举起相机拍照。2017年2月3日,韩正和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尹弘一行也曾来到这里实地调研本市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工作。
  文庙
  在正殿外的树上挂满了许愿牌,有趣的是好多都是外国人写的。
  每周日还有文庙书市,文庙书市不仅卖书,还卖许多相关“纸制品”,比如旧地图、旧明信片、旧广告、旧日记、旧书信,你甚至可以看到家族的老照片和民国风格的婚纱照。很多人诟病这里的定价是随老板心情喊,不过市集有趣的地方正是讨价还价跟老板套近乎。
  大境阁老城墙
   
  在古城墙已变成灰白色的城砖上,不少当年刻的字样还清晰可见,如“咸丰五年,上海城砖”等,在4块覆于墙面、边角磨损不太严重的小石碑上,详细地记载着明嘉靖年间上海为抵抗倭寇、破土修筑城墙时捐资者的名录。
  白云观
  1888年,白云观请得明版《正统道藏》8000余卷,增建藏经阁。以后又扩建三清殿、玉皇阁及东厢厅。
  1893年,道观增建吕祖殿、丘祖殿、第山殿、客堂和斋房等。
  1894年,从海关移得明代铸造的道教神像7尊。
  1902年,先后扩建了玉皇殿、太乙殿和甲子殿等。
  1984年,请回一尊清乾隆时铸造的玉皇大帝坐像。
  现白云观拥有的明清时期文物,居全国各地道观之首。
  一圈看下来,小编有点儿失望。因为只剩孤零零的门牌号的历史遗址,因为潮湿的环境,因为无法一窥当时精美建筑的遗憾。不过这就是上海老百姓的市井生活,就是人间烟火气,就是社会变迁留下的痕迹吧。